草莓视频老版下载

第一千二百六十七章 道歉就完了吗?

陆倾城也没有闲着,看了一圈儿之后,目光便落在了主位上,也就是假的盛奎文所在的位置。

而这里,部都是一些古武强者,自然的,也是有桌子的。

那陆倾城看向了这里,脸上的似笑非笑,也更浓郁了,同时迈步走了过去。

见到这一幕众人都已经明白了她的意思,感情她连主位桌子都不想放过。而这个桌子,还是盛家家主所坐的位置,如果陆倾城真的这张桌子也可以砸了,那就真的是无法无天了分明是在当着众人的面,去打盛家的脸。

使得众人在意识到这一点之后,部都屏住了呼吸,一眨不眨的看着陆倾城,这个女魔头,真的会无法无天到这个地步。

就连角落里,那个真的盛奎文,也都是面色一变,看着陆倾城的目光,神色中浮现出了一丝不满,目光也有怒火在燃烧。

虽然他现在没有坐在那个主位上但他毕竟是盛家家主他的威严在,他的面子在只要他还在现场,他就不允许别人如此,当众羞辱盛家!

使得,盛奎文就想迈步走出去的一瞬,想要阻止陆倾城的时候,只见那盛天裕也回过神来了,立刻怒吼道:“陆倾城,这个疯女人,要干什么?立刻给我住手!”

“是不是真的以为,有家族背景做靠山,我们就没办法对付了吗?就能让在这里为所欲为了吗?还是觉得,我盛家小门小户,可以任由如此欺辱?”,盛天裕双目喷火的看着陆倾城,继续出声怒斥道:“但我告诉,我盛家不是,能让随意欺辱的,我盛天裕就算是豁出去性命,也不会放过,也一定要让付出代价”

陆倾城回头看去,见盛天裕说话,脸上顿时浮现出了似笑非笑的表情:“刚才说什么?”

“叫我名字了是么?我的名字也是能叫的么?”说话间,陆倾城迈步便走了过去,同时继续道:“跟我拼命,跟我拼什么命?为什么要跟我拼命?”

初秋快乐乐章纯真迷人

“我做什么了?要跟我拼命?”

盛天裕见陆倾城朝着自己走了过来,心里咯噔一声,吓得着实不轻,但却只能故作镇定的道:“还问我,都要砸了我爸的饭桌了还问我?”

“那我砸了么?”

“还好意思问,看看们干的好事!”盛天裕指着那些被砸坏的桌子道:“把我家准备寿宴的桌子都给砸坏了,一会儿还让我们怎么吃饭?”

陆倾城却是淡淡一笑:“我这不还是为了家考虑吗?如果我不砸,一会它自己塌了怎么办?”

听到这话,盛天裕先是一愣,接着冷哼一声道:“砸了我家的宴席,还说是为了我考虑,是当我们盛家的人都是傻子不成?”

“对啊,在我眼中,就是一个傻子!”陆倾城大方承认,一脸认真的样子。

盛天裕气的浑身发抖,下意识的道:“我看才傻呢,家都傻!”

盛天裕见到对方这个神色,忍不住打了个激灵,更是瞳孔剧缩,有些恐惧的道:“……要干什么?”

“我警告不要乱来,这里可是有公安局长,还有市长……”

没等盛天裕说完,陆倾城便来到了他的近前,手一伸,就朝着盛天裕拍了过去。

吓得盛天裕忍不住再次一个激灵,甚至身上那古武气息都被刺激的散发出来,这是身体在面临危险时,自动出现的应激反应。

但是……

陆倾城的手,却是拍在了盛天裕的肩膀上,微笑道:“亲家,怕什么,我会吃了不成?”

“我不过老娘女魔头的名号也不是浪得虚名的,要是不怕那才不正常。我问,给不给我家小凡凡道歉?”陆倾城微微一笑:“要是道歉,我就不砸东西了,顶多打一遍,给我家小凡凡出口气。”

“但若是不道歉,我也不砸了,太累……”

虽然陆倾城话这样说,不砸了,但那是人家累了,不是说就放过他们了。

甚至,以陆倾城的性格,在他们看来,是绝对不会轻易饶了他们的。

果然,就听陆倾城似笑非笑,缓缓开口道:“但是,放一把火,直接烧了这老宅子,能省事不少呢。”

在陆倾城这神色之下,以及她的语气,还有眼神,加上对方那无法无天的性子,在场所有人都丝毫不怀疑,这个燕京来的女魔头,一定会说到做到!

说放火烧了家老宅,那就放火烧!

使得盛天裕等人顿时就吓得不轻,立刻开口道:“我错了,陆小姐,请高抬贵手,我再也不敢了。”

如果说之前,盛天裕等人,还怀疑陆倾城的女魔头的名声,那现在他是真的知道了,这是个真正的女魔头,是什么事都能干出来的。

这要是不服软的话,那这个女魔头真的放火烧宅子的话,那是真的不好收场了。

陆倾城冷哼一声,开口道:“怕了?说着玩的我会真烧么?”

“不过,我是不会,但……”陆倾城扫了一眼正在砸东砸西的伊莎贝尔,轻笑道:“但那个疯子可是什么事都能做出来的。”

盛天裕如何不明白,立刻道:“那个……我道歉,我给李不凡道歉。”

盛天裕转过身子,看向李不凡,双眼微眯,目光颇为复杂,最后一咬牙,声音有些沙哑的道:“李不凡,的确是出乎了我的预料,不管是任何一个方面,都让我意外。”

李不凡笑道:“这才哪到哪,我还有很多能让出乎意料的地方,但不一定有机会能看到。”

“不用得意……”

忽然,陆倾城轻咳一声,令得那盛天裕还要说几句场面话的,但听到陆倾城的声音,心里顿时一紧,看着李不凡虽然不甘,但也只能深吸口气道:“李不凡,我技不如人,我输了,我给道歉。”

“道歉就完了么?”

“还想怎样?”盛天裕双目带着不满的看着李不凡,咬牙切齿,却也是没有任何办法。

李不凡没有记着说话,却是从兜里面,不紧不慢的掏出了一张纸条。